APP大舉舉牌博匯紙業塵埃落定 A股紙業巨頭要“變天”

2019-12-31 21:05:33來源:鳳凰財經作者:小思

  2019年最后一天,APP大舉舉牌博匯紙業一事塵埃落定。

  12月31日,博匯紙業披露公告,公司實控人與金光紙業簽署《股權轉讓意向書》,擬協議轉讓所持博匯集團100%股權。若轉讓完成,金光紙業及其一致行動人將直接和間接持有公司合計6.53億股股份,占公司總股本的48.84%。公司實控人也將變更為黃志源及其家族成員。

  博匯紙業股票于2020年1月2日復牌。 金光紙業收購博匯集團 12月30日上午,博匯紙業股價封死漲停板。 當日午間,公司披露公告,臨時停牌,控股股東博匯集團有重大事項未公告。

  這一腳剎車,讓此前紛紛擾擾的博匯紙業控股權爭奪戰陷入混沌狀態。

  12月31日下午,博匯紙業的公告解釋了個中原委。當日,公司收到實際控制人楊延良及其配偶李秀榮與金光紙業簽署的《股權轉讓意向書》,擬協議轉讓所持博匯集團100%的股權,楊延良持有博匯集團90%股權,李秀榮持有博匯集團10%股權,博匯集團持有博匯紙業無限售流通股3.85億股股份,占公司總股本的28.84%。

  2019年以來,APP旗下的寧波亞洲曾屢次舉牌博匯紙業,金光紙業及其一致行動人前已經直接持有公司2.67億股股份,轉讓后,金光紙業及其一致行動人將直接和間接持有公司合計6.53億股股份,占公司總股本的48.84%。 股權轉讓實施完成,公司控股股東仍然為博匯集團,但公司實際控制人將由楊延良變更為黃志源及其家族成員。協議簽署后,金光紙業及其一致行動人應當向公司所有股東發出收購其所持有的全部已上市流通股的要約。 至于轉讓價格,公司稱,各方同意,股權轉讓價款以目標公司的凈資產為依據,在此基礎上協商并合理確定標的股權的轉讓總價。 其中,涉及上市公司的資產,即博匯集團持有的博匯紙業3.85億股股份),每股轉讓價格不低于本意向書簽署日上市公司股份大宗交易價格范圍的下限,且不超過每股5元。 上交所火速下發問詢函 2019年12月31日下午,上交所緊急下發問詢函,主要針對四方面問題。

  一是針對交易價格,要求公司說明股權轉讓定價依據;金光紙業的股權結構,一年又一期的財務數據;結合財務數據,說明金光紙業本次股權受讓及要約收購所需資金的具體來源,對外籌措資金的具體方式、金額、融資對象、利率、期限等事項。 二是10月12日,寧波亞洲增持公司股權比例達到15%時,公司公告,計劃在未來12個月內增持公司股份比例1%-10%,且在此期間不謀求公司控制權。請公司核實并補充披露:金光紙業籌劃本次股權受讓的具體開始時間,主要進程;金光紙業受讓公司控制權的主要考慮,本次收購是否與寧波亞洲前期公開聲明前后矛盾,是否存在違反其前述公開聲明的情形,以及是否存在相關解決措施。 三是公司實際控制人是否存在資金占用、違規擔保等可能影響控制權轉讓的情形,本次控制權變更是否符合《上市公司收購管理辦法》的相關規定。

  四是公司股票于2019年12月30日午間起停牌,停牌前股價漲停。請公司及有關方提供內幕信息知情人名單,以供交易核查。

  四次舉牌后,兩個老人的爭奪戰終結 據公告,收購方為金光紙業(中國)投資有限公司,注冊資本為53.8億美元,企業類型為外商獨資,法定代表人為黃志源。

  富龍投資集團有限公司(注冊于香港)持有金光紙業(中國)投資有限公司100%股權。背后掌舵方為現年75歲的黃志源。

  金光集團是此次收購的勝利方,其總部位于印度尼西亞,作為金光集團的核心產業,APP創立于1972年,產品橫跨育林、制漿、生活用紙、工業用紙、文化用紙全產業鏈。 作為一家全球領先的漿紙業集團公司,APP全球員工總數已超7萬人,年生產及加工總產能約2500多萬噸,覆蓋了全球六大洲、160多個國家。 金光紙業、寧波亞洲等均是金光集團旗下公司。

  楊延良今年71歲?梢哉f,這是兩個老人之間的爭奪戰,這場爭奪戰發酵自今年4月份,結束于年底。

  從今年4月開始,APP通過寧波亞洲在二級市場開始買入博匯紙業,6月21日首次觸及舉牌線。當時,寧波亞洲表示,未來12個月內,擬繼續增持博匯紙業1%—10%股份。 7月26日,寧波亞洲第二次舉牌,持股比升至10%。 10月11日,寧波亞洲第三次舉牌,持股比達到15%。寧波亞洲還披露了增持計劃,未來12個月內擬增持不低于1%、不高于10%股權。在此期間,其不謀求博匯紙業控制權。 11月14日,寧波亞洲就完成了第四次舉牌,共持股2.67億股,持股比增至20%。 APP謀求博匯紙業控制權的意圖較為明顯。 維美德造紙機械技術(中國)有限公司、服務業務中國區供應鏈總監范桂文一直在關注此事的進展,他在接受證券時報·e公司采訪時表示,從博匯紙業采取的應對措施來看,對APP的收購是抵制的。而且,據范桂文了解,博匯紙業大股東此前有意將公司出讓給山東省內一家同行企業,最終未成行。

  楊延良通過“三招”來抵御APP的收購,即通過延長員工持股計劃存續期、新增2名職工董事及修改董監事選舉方案。

  以此謀求掌控公司董事會。

  隨后看來,楊延良最終沒能抵住APP的攻勢。 收購協議達成得很突然 APP為何如此覬覦博匯紙業?

  在國內市場,APP白卡紙產能穩居第一,其次是晨鳴紙業,第三是博匯紙業,第四為太陽紙業,第二與第三相差無幾。

  不過,博匯紙業近年大舉擴產。 2017年,博匯紙業宣告投資32.31億元建設二期年產75萬噸高檔包裝紙項目,今年9月17日,公告項目已正式投產。 此外,公司正在建設三期年產40萬噸化學機械漿及100萬噸高檔包裝紙板項目。 而一旦博匯紙業所有項目投產,產能有望超過APP,成為中國最大的卡紙生產企業。 大舉擴產能背后是博匯紙業財務緊張,這也許是控股股東謀求出售公司的原因之一。 截至今年三季度末,公司資產負債率為72.56%,為歷史最高點,有息負債為86.09億元,而貨幣資金只有19.79億元。 此外,博匯集團將所持公司2.88億股股份質押融資,質押率為74.65%。 2018年開始,白卡紙的價格呈現下滑趨勢,博匯紙業的業績隨之下滑。 2018年,博匯紙業實現歸母凈利潤2.56億元,同比大降70.11%。 2019年前三季度,凈利潤再降73.09%,為1.37億元。 作為行業老大,APP自然不愿意見到博匯紙業做大,而行業低谷期、楊延良的出售意愿,也給了彈藥充足的APP以機會。

  不過,博匯紙業一名人士透露,收購達成協議一事很是突然,大股東此前在阻止APP的收購。而在11月14日之前,APP還在二級市場掃貨公司股票,也就是說,大股東可能在11月14日之后才開始接觸金光集團。

  白卡紙行業有望受益 至于APP拿下博匯紙業會對行業有何影響。 范桂文認為,“這對整個白卡紙行業來說都是好事,未來業內不再惡性競爭,整體價格和利潤都可以提上來。 其他白卡紙企業,比如晨鳴紙業也會受益。 ” 除此之外,上游的漂白化學漿企業也可能因此受益,價格有可能上漲。比如,日照森博、湛江晨鳴、壽光晨鳴、斯道拉恩索北海等。范桂文解釋,但也要看包裝市場的變化,也就是說,如果包裝市場對白卡紙的需求降低,就不會對漂白化學漿的價格有太大影響。 至于白卡紙未來漲價對下游企業的影響。 范桂文認為,白卡紙下游用戶是香煙、化妝品、手機等包裝生產企業,對價格不是很敏感。

  一名業內人士告訴證券時報·e公司記者,最近各大公司頻發漲價函,文化紙、白卡紙等,均處于上漲通道,現在紙漿價格依然很低,造紙行業的周期在慢慢往上爬。未來,紙漿價格有望上漲。

快速索引:

山西十一选五今天开奖 广东快乐10分是真的嘛 四川麻将血流成河怎么赢的多 江苏快三是什么开始的 王者电玩游戏 上海时时乐合法吗 炒股初学者入门知识 上海天天彩选4开奖软件 10元刮刮乐中奖率 贵州茅台股票k线图 重庆快乐10分定位计划